经典台词剧本 - 上2017送彩金娱乐场!
经典台词大全!
当前位置:2017送彩金娱乐场 > 杂谈 > 经典散文 > 荷兰海牙

荷兰海牙

分类:经典散文 2017送彩金娱乐场:2017-02-06 21:24 阅读:

荷兰海牙

  在荷兰,海牙是一个很奇怪的城市。奇怪就奇怪在它不是首都,却行使着首都的功能。荷兰的首都,在阿姆斯特丹。但荷兰中央政府所在地竟然在海牙,而且,碧翠斯女王也一直定居在海牙,并长期在此地办公。外国使馆和一些著名的国际组织,扎堆儿的挤在这里。荒唐的南海仲裁案就是由这里的国际海洋仲裁法庭一手炮制的。

  海牙这地方,不仅有享誉中外的阳光沙滩,而且,是货真价实的皇家之城。且不说庄严肃穆的荷兰王宫,也不说珍藏几个世纪以来欧洲艺术大师们的旷世之作的宏伟壮丽的博物馆,就是那些毫不起眼的地方,冷不丁冒出的一座建筑物,也堪称是建筑艺术的杰作。这样的地方,可谓让游人一步一惊喜,一步一感叹。置身其间,我是骨酥了,腿软了,走不动了,不愿走了。

  《红楼梦》中曾描写一个乡下女人叫刘姥姥的,说她进入大观园,眼花缭乱,因为少见多怪,以致丢人现眼,洋相百出。过去读这个情节时,总有些不以为然,心里还未免疙疙瘩瘩的。没吃过猪肉,莫非连猪跑也没见过?有那么夸张?这不是作者故意拿我们乡下人开涮吗?置身海牙皇城,我大概也是和刘姥姥一样,因为过于兴奋,言行有些失控。竟不时招来一些老外好奇的目光,惹得一旁的女儿不断冲人“索瑞索瑞”的。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情形,不禁失笑。也是在这时候,我真正懂得了“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道理。

  国际法庭在郊区,女儿说她去过,没多大看头。言下之意,是不想去。但这个地方,对我来说,远比预期的阳光沙滩行程更有吸引力。这个审判过肯尼亚总体、利比里亚总统、南联盟总统的地方,这个炮制南海仲裁案闹得全世界沸沸扬扬的地方,这个一咳嗽世界都可能为之侧目的地方,这个偏居一隅却敢对全世界指手画脚的地方,实在太神秘了。到了这里,我岂能错过,不去看上一眼?我坚持说:“去,一定要去!”

  通往国际法庭的街道,比较冷清。两旁的房子,造型虽大同小异,都不失美观和庄严。许多房子,都是他国住荷兰的使馆。使馆的屋顶上,飘扬着代表各自国家的国旗。一看国旗,大多数都能认出是哪个国家的使馆。遗憾的是,中国馆不在这条街上。或许是周末的缘故,已经下午了,使馆的大门都是紧闭的。街道两旁,是高大的枝繁叶茂的行道树,各种鲜花点缀其间。每隔一段,都有木椅置于树下。街面,是由大小差不多的黑色小石块镶嵌而成,虽不是很平整,走在上面,却也别有一番韵味。

  大约步行了两三华里,一座带有两座尖耸高塔的棕红色的宫殿式建筑,矗立在眼前,显得有些傲慢。这就是和平宫——国际法庭的所在地。和平宫正面是由九个大拱门组成的走廊,西边耸立的钟塔是附近最高的建筑物。我们到达时,和平宫恰好没有对外开放,因此,只能隔着铁栅栏向里眺望,这有点让我扫兴。和平宫的底层的拱顶大厅金碧辉煌,依稀可以窥见金色浮雕。地面由乳白色和浅蓝色大理石组成的图案,约可见一二。在大厅中间的主楼道正中,坐落着一尊女神石雕,背衬用彩色玻璃镶嵌而成的三扇落地窗。老实说,相对那些著名的建筑而言,这地方有点其貌不扬。可是,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地方,竟能牵动全世界的神经,引起世人的瞩目。

  背对和平宫,我让女儿给我拍照。那是一个特写,照片里,我雄赳赳,气昂昂,用右手罩住和平宫。意犹未尽,我又左手叉腰,右手下垂,斜伸出无名指,做不屑状,再来了个特写。拍完照,我如释重负,很满意。女儿数落我是一个老愤青,我也不以为忤。我是一个中国人,虽无足轻重,但我有权表达我对南海仲裁案偏见的不满,仅此而已。

  离开和平宫,乘上公交,兴致勃勃地直奔阳光海滩。

  我喜欢海,喜欢海滩,喜欢在海滩上听海涛的吟哦海鸟的鸣啼,喜欢听游人的一惊一乍嘻嘻哈哈,喜欢携带一丝腥味的海风的吹拂。那远去或归来的轮船的剪影,那逐浪戏水的弄潮儿,那被钱钟书在《围城》中戏称为“局部真理”的在沙滩上晒日光浴的人群,那甜腻腻懒洋洋的惬意,都让我感到温馨愉快。这几年来,我欣赏过北中国秦皇岛和青岛的海滩,游玩过南中国海南岛的海滩,甚至把长长的脚印留在了东南亚的大大小小的海滩上,但北大西洋的海滩,我是第一次涉足,自然很兴奋。

  欧洲人爱日光浴,大概和四川人爱辣子一样,那是爱到骨子里去了的。无论是野外,还是公园里,太阳下,草坪上,都不乏“玉体横陈”的景象,可以说这是北欧特有的一道风景。阳光无死角的宽阔的海滩上,也就可想而知了。人挨着人,人挤着人,密密麻麻,是人的铺排,是肉的显摆,连插足都要小心翼翼的。有的仰躺着,一脸的陶醉。有的侧卧,一手支着脸颊,在津津有味地读书。也有三三两两,趴在地上,头挨着头,叽叽咕咕小声地谈话。

  阳光虽然炽烈,但海风却有点大,带着一丝凉意。沿着海滩走了很远,很遗憾,也没有找到一个空隙可以坐下的地方,我似乎还有点鼻塞。于是,我们便慢慢地向栈桥走去。

  栈桥比较特别,有四层,一端延伸到海里,一端接着街面。有两层是商铺餐馆,商铺商品琳琅满目,餐馆生意兴隆。人来人往,摩肩接踵,络绎不绝。这地方,和中国的旅游胜地一样,到处都是人,无比的热闹。看来,旅游城市,无论中外,都是一个版本——复制粘贴的。

  最顶层是观光台。好不容易挤进去,终于等到了一个可以坐下的位置。岁月不饶人,年纪一大,多走几步,就有一种累的感觉。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上几口,觉得特别的舒服。我一直认为吸烟是种恶习,深以不能戒烟为耻。到了欧洲,我才发现,如我一样的瘾君子很多,我是小巫见大巫了。有意思的是,欧洲的很多的女性都吸烟,还似乎超过了男性群体。她们打扮时尚,挎着小包,指尖夹着烟,姿势老练而优雅。靓丽的指甲,缕缕轻烟,那样子,很酷。欧洲各地对吸烟的场地都有严格的限制,公共场所只能在室外空气流通的地方或是标记可以吸烟的地方,才可以吞云吐雾。欧洲人规则意识强,讲规矩成了一种习惯,我是亲眼所见。不能吸烟的地方,如候车室,地铁站,确实没有一个人吸烟。即使是可以吸烟的地方,地上也很少见到烟头的。

  站在栈桥的观光台上,游目四顾,视觉极佳。到欧洲前,为了拍照,我专门买了一个自拍杆。但到了欧洲,发现用自拍杆的大多是亚洲人,我也就不好意思拿出来。

  陶醉在美景中,竟忘记了时间。眨眼间,日头便偏西了。在女儿再三的催促下,我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栈桥。我们在阿姆斯特丹订好了旅馆,火车票也是早就订好的,游阿姆斯特丹也是计划好的行程,我们要在当晚乘火车去。

  顺便提一句,这里商店里的小商品特别丰富,让我高兴的是很多都是中国制造。就连卖东西的,也有不少的是说中国话的中国人。

  忽然,见很多人排着长队,似乎等待买什么,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女儿上前去看了后,告诉我,说是卖的是自称天下最好吃的冰淇淋,问我要不要。我当然不肯错过,并自告奋勇地去排队。大约等了半个小时,终于买到了这天下最好吃的冰淇淋。我要的是草莓味的。我胃不大好,平日里这东西吃得极少。拿着冰淇淋,学着周围人的样子,用勺子舀了一勺,斯斯文文地送进嘴里。细腻香甜,入口即化。满口生津,余味悠长。果然是名不虚传。

  有一个小细节特别有意思。坐在街边木凳上吃冰淇淋时,有两只小鸟,拳头大小,有着好看的羽毛,像孪生的,但叫不出名字。这两个小东西就站在我的脚前,一动不动。绿宝石般的眼睛,很温柔地望着我。见它们这样,我也不好意思独享美味,只好用勺子倒了一点在地上。地上很干净,真是一尘不染。没想到,这一举动却引来了一大群鸟,吓得我不得不狼狈逃窜。

  登上离开海牙的火车,尽管心满意足,但仍然有点惆怅。人生苦短,行程匆匆。海牙之行,只能走马观花,浮光掠影,这是没办法的事。世界太大,美景太多,想去的地方是数不胜数。我心里很清楚,海牙之行,是第一次,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相见时难别亦难啊!但转而一想,只是因为我孤陋寡闻的原因,才会生出这样的纠结,下一个旅程或许更美。走马观花、浮光掠影,自是肤浅,做学问干工作是大忌,但于旅行却好处多多。看到的都是新鲜的,是美的,留下的都是难忘的体验美好的回忆。真要深入下去,就像赏月,月亮上未必是最好的去处。有些东西只适合远观而不宜近玩。熟悉的地方无风景,是因为“只缘生在此山中”,习以为常。况且,再美的风景,朝夕相对,未必还能产生诗情画意。美,就像风,滑溜得紧,摸不着,抓不住。美是不能被抓住的,自以为抓住的那一刹那,也就意味着失去了美。再伟大的风景画家的伟大杰作,都不过是美的复制品而已。未去过的地方,永远是未知的,神秘的,诱惑的,充满着期待的美丽。旅行如此,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这样一想,心下也便释然了。

  掠影海牙,又何必惆怅?